「时间胶囊」· 日本理化学研究所RIKEN

       日前,有相关日媒报道:日本理化学研究所(简称:理研)计划于今年3月起,在埼玉县和光市的总部展示3种约25个“时间胶囊”。胶囊内共收藏约250个物品,包括含有由理研研究人员合成的第113号元素Nihonium(缩写Nh)的元素周期表、理研职员的工资单、给未来研究人员的留言等物品。其他收藏品还在募集遴选中,可能包括前世界最快计算机“京”的照片以及一些实验器材等。

 

       据介绍,这是一批面向未来100年的“时间胶囊”。不会埋在地下,而是在理研总部展示并保存 。

       预计于2117年开封。

 

       日本理化学研究所RIKEN(RIkagaku KENkyusho/Institute of Physical and Chemical Research)简称理研,属于文部科学省,是“日本资本主义之父”涩泽荣一先生于1917年设立的大型自然科学研究机构。

       研究领域包括物理、化学、生物学、工学、 医学、生命科学、材料科学、信息科学等,从基础研究到应用开发十分广泛。RIKEN有大约3000 名研究人员,每年的预算约62亿人民币,大部分研究经费来自政府。

       本部位于:埼玉县和光市,在茨城县筑波市、兵库县佐用郡、神奈川县横滨市、兵库县神戸市、宫城县仙台市、爱知县名古屋市及东京都板桥区设有分所。

 

 

       所谓的“时间胶囊”,是将现代发明创造的、具有代表性意义的物品装入容器内,密封后深埋地下,并设置一个在未来能够打开的时间。等到几十年、上百年甚至上千年后,供那个时代的人们再挖掘出来研究。这一形式最早出现在古埃及和巴比伦,当时一般放在建筑物的基石部位。

       人们把这项工作就叫做放置“时间胶囊/时间舱”。如今,埋下一个自己的“时间胶囊/时间舱”,已经成为每个世博会主办城市的惯例。但它的影响和意义显然远不止于此:

 

    1938年,爱因斯坦受罗斯福的邀请给5000年后的人类写一封信。

    8月10日,爱因斯坦怀着复杂的心情写下了《致后人书》。

    这封信是用特制的墨水和纸写成,埋入纽约当时准备动工兴建的国际博览会建筑地基下面15米的花岗岩洞内。

    9月23日,它被放入了一个称作“时间胶囊”的特制容器中,与它一起放入这个容器的,还有电动剃须刀、电话等35件日常用品,人造纤维等75种纺织品,以及各种书籍、杂志、图片和缩微胶片等。

 

       当然,今天的人们无法等到几千年后时间胶囊开启的时刻;但是在陈列在匹兹堡博物馆中的复制品中,我们依然可以读到爱因斯坦的这封《致后人书》。

       埋下“时间胶囊”这个充满历史感的创意,多少带着些许人类由于自身文明高度发展而产生的自豪感;然而,当爱因斯坦在“时间胶囊”中放入那封充满忧虑的信件时,人类文明也走到了一个需要悉心思考的时刻。

       爱因斯坦的《致后人书》不仅是给1939年纽约世博会的礼物,更是以此作为与未来沟通的工具,给今天的人们以警示和启迪。

       如今在纽约的法拉盛公园,有一个半米多高的水泥圆墩子,毫不起眼。地下约十六米处,就埋着爱因斯坦写给5000年后人类的信。圆墩上刻着:“时间胶囊,1939年9月 23日、1964年10月16日存放,作为20世纪文明的记录,持续保存到5000年后”——

 

       在1968年,日本的松下电器产业株式会社和每日新闻集团联合庆祝将在1970年大阪举行的世界博览会。它们将两个完全一致的时间胶囊毗邻的埋在了大阪城(时间期限是5000年)。其中一个已于2000年开启,此后每一百年都将开启一次来确认另一个时间胶囊是否还能完好保存。

       时间胶囊中分别放入了2090项物品,用来反映在1970年人们的日常生活,其中的物品包括:假牙、手铐、琥珀标本等等。

       与如今相当普及的“快递”相对,“时间胶囊”可以说是一种“有意识”的“慢递”,也可以说是一种情感上的宣泄:

       物质的繁荣和对物质的狂热追求,导致情感层面的相对空虚;人们需要找到情感上的寄托,以诉诸自己内心的真实情感。

─────THE END─────

 

 

参考网址:

https://baike.baidu.com/item/日本理化学研究所/7814168

http://baike.sogou.com/v53113977.htm?fromTitle=时间胶囊